原文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f5b1ce5f9778

随着数字资产定义范围的扩大,人们对虚拟币、数字币等数字资产认可度越来越高,市面上出现了众多优秀的数字资产,除了一些老牌的、知名度较高的外,我认为草币可以算是在新生代中最具爆发力、最具潜力的。草币不是一种货币,更多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它做为一种交易型资产来理解,这种资产的特殊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它是一种数字形态的虚拟资产。草币既没有实用价值也不会产生未来现金流,人们持有它只是因为一种“共识”,或者仅仅认为会有后来者以更高的价格接盘。草币是一种基于以太坊架构之上的算法共识,因为它的不可篡改性,可追溯性,发行过程的透明和有限性,并且也具有一定的支付功能,使得投资者形成一定的收益预期,愿意将草币作为一种保值增值的资产持有和交易。它同其它所有的虚拟资产一样,没有具体的实物形态,它存在于一系列秘匙和数字之上。虽然表现形态是一串数字,但本质上是一套算法关系,一种规则认同,一套技术契约。

第二,它是一种脱离国家属性的超主权资产。草币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去中心化,无权威化和超主权性。在信用经济体系里,除了这类数字货币,还没有哪种货币或资产能够脱离国家的法律约束和信用背书而进行自由交易。因为在信用货币和金融资产的体系里,依靠的基础设施有两个,一个是国内及国家间的电子交易和结算系统,一个是一系列国际法律法规和交易裁决文本。但是,草币一类的资产,却可以独立于这个公认的金融交易基础设施,只需要在全球互联网系统上进行生产和交易。它通过算法技术形成规则共识,进而形成可预期的增长曲线。而共识的强化,就形成资产——当期的交易者不用担忧没有下一个“接盘者”,交易性资产就是这样形成的。而这个资产,已经脱离了国家主权的桎梏,在一定程度上也就不受当前纷乱的“世俗化”的国际货币体系的侵扰。

第三,它是一种具有分布式、供给动态有限,具备价值贮藏功能的资产。除了草流公社,没有一个机构可以拥有草币的发行权,公开公正又透明,每个人只要有条件都可以参与进来,这就真正实现了“货币民主”,实现了货币网络的私有化供给。因为没有权威中心,公社的每一个节点都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有一套流通量控制机制,有效的平衡了现代信用货币无法调和的供给量和货币内在价值之间的矛盾,也有效的约束了令人们头疼的货币滥发和超发问题。同时,只要世界互联网不会彻底毁灭,草币将永远存在。因为它没有中心,它无处不在,可以存在于世界千千万万的计算机上。


CAOS 草币 caoliu.one

草币即股份,持有即分红